str2

资讯中心The latest activities

当前位置 :主页 > 彩市资讯 >
从快活谷的一块地说起:香港赛马兴盛史
* 来源 :http://www.graspexpo.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9-28 07:26 * 浏览 :

  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香港赛马会摸索出了一套独特的综合运营模式,除了提供世界级赛事、博彩及奖券服务来支撑自身运营,更负盛名的是提供马会会员和马主的身份。同时,马会还是一间慈善公益资助机构,每年将大部分收入通过缴纳税款和社区慈善捐款回馈社会,创造经济和社会价值。

  1980年代,中英政府就香港前途问题展开谈判,的一句“马照跑、舞照跳”确定了香港50年不变的方针。这里说的“马照跑”,说的是赛马。每到赛马日,香港东铁线都会增设一个“马场站”,如同哈利波特里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只有面向特定人群才会出现。

  早在开埠初年,香港已于香港岛快活谷(Happy Valley)建跑马地马场,并于1844年进行首次赛马。赛马起源于古罗马帝国,后来在英国蓬勃发展。在“日不落帝国”鼎盛的殖民时期,赛马文化被大量输出,包括当时的殖民地香港。这项贵族运动,经过博彩的处理后普及开来,最低每注10港元便可参与,如今已经成为香港文化的一部分。

  1884年,香港赛马会成立,管理赛马事务,并组织董事局和设立会员制度。1920年代,香港赛马会开始发售马票,初期的款式只有三类,包括大马票、尾场小摇彩以及普通小摇彩。其中大马票每年只开两次奖。

  香港赛马业长达130多年的发展培育了香港一代又一代的马民,与早期相比,香港的国际赛马赛事不断增多,马票种类丰富,玩法灵活,赌马成为香港最普遍的娱乐节目。不仅主流报纸均会设立赛马版,赛马日电视台也必定会进行直播,更不乏家喻户晓的赛马名嘴——比如,和沈殿霞主演多部电影的知名艺人暨评马人董骠。

  四月末的香港阴雨绵绵,投注站里排起长队,旁边的墙上挂着三个电视显示屏,两个在播足球,一个在播赛马。

  已过花甲之年的钟叔一手拿着写着马经的报纸,一手拿着笔,一会儿看屏幕里的赛马,一会儿又回到墙边的桌子上写写画画。

  钟叔做了几十年的马民,每周都会花几百港元赌马,“今天周四,不开马彩,但我习惯了过来转转,顺便给手机充电。”钟叔笑着指了指桌面上的手机。

  钟叔介绍称,赛马彩票的玩法多种多样,有三重彩、四重彩、三选一、孖宝、三宝、孖T、单T、独赢、连赢等等,每种玩法的难度和赔率都不同,“不过最好就去现场投注,整个气氛都不一样,你看到自己选的马跑赢的时候,那种感觉非常棒。”

  钟叔说得现场投注是指每周三晚在跑马地和周末在沙田马场的赛马赛事,除了在遍布香港的101家场外投注站买马之外,公众还可以前往马场现场观看、现场下注。

  香港早期赛马皆为军马及蒙古马,而香港现役1200匹纯血赛驹,占全球的0.7%。虽然香港没有育马产业,但不少香港赛驹却高踞全球顶级佳驷之列,令香港的优质赛驹数目排名,多年来均位列世界前七位。2017年,香港共有22匹赛驹列入浪琴表世界马匹年终排名,占全球的6.5%。

  “这几年沙田有很多大的国际赛事,千万不要错过,骑师和马的水准都很高,现场看很过瘾的。”钟叔向记者推荐。

  1971年马会由举办业余赛马转为职业赛马,为1980年代后期创办国际赛事奠定了基础。2016年,香港举办的11项国际一级赛事,全部位列于2016年全球百大一级赛年终排名榜。根据香港赛马会的年报显示,跑马地和沙田两个马场的总入场人数连续五年超过200万人次,其中浪琴表香港国际赛事更吸引了10万人入场,创下历年记录。

  不同于英国、澳大利亚等地大家盛装出席的赛马盛事,香港的赛马比赛,马民们更多的是拿着马经、马票和一支笔,认真地分析胜算和赔率。就像钟叔说,“如果让我穿着西装去看赛马,那太蠢了,冇可能。”

  不过,近年来,“马文化”正在与“赌文化”相互融合。像钟叔这样的马民,会买报纸研究马经,学习关于马的知识,虽然最终的目标是赌,但马文化在赌的过程中已经深入人心了。在2003年,一代名驹“精英大师”在香港经济最低迷的时候横空出世,十七连胜振奋了马民的心,每当它出赛,马民们为它而来,为它下注,甚至有一些人赛后选择不兑换,而是收藏对应的马票作纪念。

  钟叔在谈到自己的赌马经历时,自豪的说,“我以前试过用几百块中几十万呢!那时候开心得一晚上睡不着。”

  事实上,无论是用一百元中几千元还是用几百元中几万甚至几十万元,几乎每个马民都有这样威风的历史。

  香港的赛马博彩在返还比例这一制度设计上具有较大的优势,天然地注定了其高中奖率的特性,也自然吸引到更多马民加入。香港赛马会每年将8成左右的顾客投注额作为彩金、回扣及奖券奖金返还出来,2016/2017年度,这个数值高达84.5%。根据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Horseracing Authorities的数据不难看出,这个返还比例在全球来说都处于较高的水平,仅低于澳大利亚和英国,与新西兰几乎持平。

  香港赛马在2000年前也时常发生“造假”,例如轰动一时的“造马案”、“云中龙事件”等。1996年,一匹叫“云中龙”的赛马在骑师靳能的策骑下,比赛全程拉紧缰绳以控制马的速度,被广泛质疑造假,破坏比赛公平性。2006年,德国人应家柏出任香港赛马会行政总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和严厉的监管,竞赛小组规定每一匹马出塞都要尽全力跑,骑师有任何不佳的表现都需要马上召见做出解释,若有违规就会被停赛。在标准严格和执行到位的制度下,香港的赛马逐渐成为全球公信力最高的地区之一。

  制度的优越引导了投注额和收入的的节节攀升。根据香港赛马会年报显示,2016/2017年度,本港及海外投注总额高达2165.24亿港元,其中赛马投注总额为1158.18亿港元,占比53%。对比过去六个财务年度的数据,投注总额激增近70%,不过赛马投注只上升了40%,并且所占比例小幅下降。

  2014年,马会首次与其他地区合作进行彩池汇合,自此,全球各地对香港世界级赛马的需求大幅增长。2015/2016年度,共有六个地区设有香港赛事汇合彩池,而2016/2017年度已新增两个主要地区,分别是英国及加拿大,预期数目将会继续增加。马会还和全球各地签订了出版及电视广播安排,以吸引更多的海外马迷接触了解香港马匹态况及观赏赛事直播。在2016/2017年度越洋转播赛事总投注额达35亿港元,其中11亿港元来自新增的越洋转播赛日。

  香港赛马会在博彩及奖券的收入几乎每年都在创新高,在2016/2017年度,马会收入339.08亿港元,扣除税收后盈余85.33亿港元,而在2010/2011年度,这两个数值分别只有237.27亿港元和42.16亿港元。

  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香港赛马会摸索出了一套独特的综合运营模式,除了提供世界级赛马及马场娱乐、有节制体育博彩及奖券服务来支撑自身运营,更负盛名的是提供马会会员及马主的身份。同时,马会还是一间慈善公益资助机构,每年将大部分收入通过缴纳税款和社区慈善捐款回馈社会,创造经济和社会价值。

  延续了英国上层社会绅士俱乐部的文化,香港赛马会的会员也同样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早期的赛马会只有外籍人士才有资格加入,直到1920年代后期,马会才开始接纳女性及华人会员。经过百多年的发展壮大,香港赛马会会籍分为赛马会籍、全费会籍、竞骏会会籍和公司会籍四种。其中,赛马会员有9100名,全费会员有14900名。

  香港赛马会对于会员的甄选十分严格,且每年名额有限,就算是富商名人也不一定能顺利通过,需要由马会的董事或遴选会员推荐,马会对申请人背景、品格和诚信等全方位考察评估后,才会接纳。

  只有成功加入赛马会会籍,才有资格进一步成为马主。香港有不少名人、富商及艺人如郭富城、张智霖、谭咏麟、曾志伟、洪金宝等均做马主,购买马匹出赛。2014年迪拜赛马世界杯之夜,洪金宝名下赛驹“崇山宝”代表香港在迪拜勇夺国际一级赛阿乔斯锦标,不仅为洪金宝赢得巨额奖金,更为他赢得了巨大的荣耀。

  基于从会员、博彩等项目中获得的高额收入和利润,香港赛马会也是香港的缴税大户。在过去的六年中,马会向香港政府的缴税额从2010/2011年度的153.39亿港元一路攀升到2016/2017年度的217亿港元。

  同时,香港赛马会一直以独特的非牟利模式运营,在香港的慈善事业上也做出了不少贡献,其每年都通过旗下的基金向社会做出慈善捐赠。2016/2017年度,马会向社会捐赠共计76亿港元,其中包括支持215个慈善及社区项目和35亿港元的特别捐款,用以支持兴建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

  马会每年将94%的税后经营盈余拨捐慈善信托基金,基金所支持的项目涵盖10个范畴,包括艺术文化、教育培训、长者服务、扶贫救济、环境保护、家庭服务、医疗卫生、复康服务、体育康乐和青年发展。

  香港赛马会除了每年提供超过2万个全职或兼职的职位之外,还带动了媒体的发展。攀附于赛马的电视节目、广播、各大报纸马经和网络媒体的赛马专栏,背后是专业的赛马分析人士、评论人员和专栏作家,某种程度上讲,这些也都可以看做是赛马会间接提供的社会就业。

  赌马早已成为香港人的文化娱乐生活的一部分,香港赛马会的这一套运营方式可以说满足了各方的需求,平衡了各方的利益,使社会各阶层人士都参与进来,创造经济价值,最终回馈社会。按照马民钟叔所说,“小赌怡情,赢了开心,输了也就当作捐钱,做善事。”